城北故事

時間: 2019-01-07 09:51       來源:[ 今日永安網]       字號: 大   中   小       閱讀:{{ pvCount }}

  明景泰建成永安新邑,北門城牆沿後溪環至龜山內河邊岸,牆高塹深碧水繞新城,險且固矣。

  城門曰"延平門",城樓曰"拱極樓"。山城北望中原故土,蒼穹常現七星祥瑞。有道是:"拱極拱北鬥,延平延太平。"

  明、清以來,永安水陸交通,商賈雲集,城邑承平日久人口漸繁。北門一帶民居高牆連苑,街巷井然。分司前大巷寬闊筆直,民主巷又長又窄。晏公街大道通撫溝街,中段有一條通往江邊的巷子,七、八米高的牆體極度歪斜,岌岌將傾,路人無不心驚肉跳,就是不倒直至拆遷。

  這一帶古舊老宅即便是大戶人家大門通常不建飛檐,多采用青石板材門框與門牆大致齊平。門口不設獅、鼓,僅用方形雕花石爲左右門墩。大廳皆用方格青磚鋪地,拱形前廊橫貫左右。大樑雕花泥金彩繪都是傳統風範。中堂畫幅有敬"福、祿、壽",有奉"關聖爺"也有"山高水長","花開富貴"。楹聯大多是忠厚傳家,詩書繼世之類。有一幅:"春風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塵。"讓人記憶猶深。

  六十年代一個雨後天青的下午,我跟一位同學來到他家。寬闊的長滿青苔四處是殘磚壘成矮牆的院子。碧綠的仍在滴水的葡萄架滲著稀疏的陽光。碩大的石槽裏遊著紅魚,成畦的茉莉,盆栽的雞冠花。曲扭著枝杆的石榴樹噴火似地怒放花朵。說是那株高大的桂花樹已有百年,大人說以前房子被日本飛機炸了,至今庭院才如此殘破。面前的大廳、廂房依舊是漂亮的花窗,清雅的天井古色古香。三進的老宅被炸毀兩進,這是最後的宅院。

  晏公街黃厝古樸氣派,門前一棵桉樹長成擎天巨株,花季時風一吹整條街都是桉花飛絮滿地金黃。對面李厝坪,後端賴家巷、童家巷、劉家大院直至北門橋一帶的詹家俱是永安城北的世居住民。

  晏公廟不知何時折毀,所有的神像都被棄置在撫溝街的一座抗戰時用木板相疊釘成壁板的"魚鱗房"內。往內窺望只見衆神東倒西歪,層層蛛網塵埃積厚十分恐怖陰森。

  晏公乃水神,專事護佑民衆舟濟平安。遇有狂風巨浪只要晏公顯聖即刻風平浪靜,海晏河清。只可惜廟宇無存,空留一條街名。

  人民影院是當年的新型建築,大廳內挂滿了大幅的趙丹、王心剛、秦怡、王丹鳳、王曉棠、祝希娟等明星照片。劇照與海報更是琳琅滿目。看電影是當年的奢望,也是至高享受。全票壹角伍分,半票捌分,售票員將票面上方剪去一些就成了窄窄的半票了。"平原遊擊隊"、"雞毛信"、"天仙配"讓人如醉如癡,心潮澎湃。

  多年之後,一九六九年二月七號那個冬日晴朗的上午,人民影院廣場上人山人海,"歡送"第一批上山下鄉知青。按照被分配的公社大隊,我和同學們帶著簡單的行李登上客車。下一批九號才走的同學們在車窗下爲我們送行。起初大家茫然相對,無語凝噎,女同學早就紅了眼眶。車子發動那一刻喇叭一響,傷感之情立即潰堤,淚流滿面的哭聲、喊聲如今猶在耳際。

  人民影院早已拆除,現今是綠樹花圃圍繞的"好日子"大酒樓。霓虹閃閃的婚宴彩門喜氣洋洋。

  舊時人民影院後面有一座通體黃色的圖書館。門前是寬敞的風雨走廊,室內兩廂是巨大的玻璃排窗,光線極好。一排排三角形兩面斜的長桌上固定了大量的書報、畫刊供人閱讀。無論讀者多少,總是靜悄悄的。

  《人民畫報》,《民族畫報》讓人開拓視野飽覽了祖國大江南北的壯麗景色。《知識就是力量》讓思想隨著科技翺翔。《考古》刋物猶爲精彩,它能讓人的聯想變得光怪陸離。那是知識的海洋,永遠懷念那靜谧溫馨的港灣。

  這一帶地名叫"高飛"。現在是"好又多"超市與"永利"大廈。唐中和二年始建高飛禅寺爲祝聖道場,可謂曆史悠久。明、清時期寺廟規模最爲宏大。鍾、鼓兩樓高如雙塔,天王寶殿巍若宮阙,更有雷音法堂,靜修禅院,齋堂、客堂等殿宇群落。每當晨鍾暮鼓高飛禅寺梵音唱誦聲浪如潮。寺觀流光溢彩隱現在雲蒸霞蔚之中,如同仙閣瓊樓。直至上世紀五十年代,高飛寺灰飛煙滅片瓦無存,只剩下一片荒蕪的曠野,解放初期作過臨時的軍馬場。

  一九五一年二月三日人民政府召開了數千人的公審大會,在高飛處決了匪首陳邦文。正當面色慘白五花大綁插著亡命牌的陳邦文被執法隊架著越過田邊水渠的板橋時,一群洗衣服的婦女看得真切。

  一個傻瓜婆回家後在院子裏與幾位婦女叽叽喳喳,繪聲繪色地描述:"陳邦文人才生得好,皮膚白白的好相麗(漂亮),好可惜……"在一旁撅著屁股磨柴刀,砍柴爲生的老公早就火冒三丈,憋不住回身一巴掌怒罵道:"死火材婆打猜亂講!"那婆娘仰八叉捂著臉,噙著兩泡淚水不敢吱聲。

  陳邦文上坪人,地主家庭纨绔子弟。不通文墨專愛舞刀弄棍,好勇鬥狠。曾任槐西、龍青、古馬、洪田等鄉鄉長。在槐西當鄉長時,有一次到大田泰華鎮與一位土豪飲酒賭博。也該邦文手氣好,對方輸得精光仍不願罷手。席間指著身邊一位年輕俏麗的女子對陳邦文說:"將她作五百大洋一注如何?"邦文一看此女子眉清目秀唇紅齒白楚楚可人,當即應允。骰子一擲,緊張屏息,寶鬥一開邦文贏。願賭服輸廢話少說,當下雇來轎子將女子與她的幼女連夜擡回上坪。那土豪不忍骨肉分離,索性一並奉送,此公爽快。

  這正是:賭運一來紅霞飛,殺得對家像鳥龜。歡欣不覺山路遠,花轎擡得美人回。

  女子名叫蔣春英,大田羅豐人。女兒名花瓶與前夫所生,母女不知何因委身于人,今又歸邦文也是宿命。

  一九四五年陳邦文任洪田鄉長,蔣春英適時將弟弟蔣榮德與多位鄉親介紹來當鄉丁。誰知他們都是大田林志群領導的中共地下黨遊擊隊員。鄉公所成了他們活動的聚集地。邦文乃精明之人,想腳踩兩只船裝作糊塗也未可知。後因地下交通員在南平被查出蓋有永安洪田鄉公所印章的多份空白信箋,陳邦文被政府以"奸黨嫌疑"送至梅列集中營關押審訊。也算骨頭硬扛住了,關了數月後釋放。蔣春英則被關押一年,回上坪後邦文沒有對她過多責怪,卻被邦文父親毒打一頓抛入溪中,所幸未死。

  解放前夕風雨飄搖,縣長陳町棄官而逃,永安一片混亂。陳邦文與王仁鋒一夥乘機打著省第六保安大隊的旗號進占永安城。大肆開設煙館、賭場抽取賭捐。中華路一帶擺滿賭攤,滿城烏煙瘴氣。埔嶺農民一擔地瓜賣了塊把錢,押寶輸了,挑著空筐回家。其間,陳邦文欺男霸女,在洪田圍剿槍殺了五名遊擊隊員。解放永安時,陳邦文在東門架設機槍負隅頑抗,被擊潰後逃回上坪。不久又施詐降之計,終究被逮捕處以極刑。蔣春英命運多舛身不由己可憐可歎。

  出北門不遠,沿河地勢開闊是西營坂。明、清時曾是軍隊駐紮營地。抗戰期間省會內遷,政府爲了救助安置流浪孤兒,在現在黨校的地點設立了"康樂新村"這一福利慈善機構。

  清明時節風和日暖,一天康樂新村的校長和幾位老師到城北踏青。西營坂一帶草長莺飛花紅柳綠,原野間春意盎然。望古塔巍巍崖下碧波深潭,贊歎河山大好,豈容日寇蹂躏。正在嗟噓突然聽到哭聲,仔細一看河岸邊的一間破草寮門口绻縮著兩個衣衫褴褛髒兮兮的孩子。低頭進屋只見木板搭架的床上的一堆破棉絮中躺著一位面色蒼白的中年男子。邊上的婦女滿臉悲慽正在抽泣。一口鐵鍋架在石壘的竈上,鍋裏黑乎乎的盡是野菜、根莖之類。

  他們一家是浙江慶元縣來永安種植香菇的菇客。原先香菇生意做得還好,不料抗日戰爭爆發,廈門、福州、衢州、甯波城市淪陷,道路中斷,客商全無。香菇賣不出去只有困斃深山,老家也回不去。萬般無奈流落在這曠野河邊,指望墾些荒地種些瓜菜度過時艱,誰知地瓜秧剛種上,男人就病倒了,眼下無錢無米只有野菜充饑。伸手一摸額頭滾燙。見此絕境校長和老師們無不潸然淚下眼鏡模糊。大家湊了幾十塊錢,交代主婦買米,兩口子千恩萬謝泣不成聲。歸途中滿懷的春遊雅興化作無盡的惆怅。回到康樂新村校長立即指派一位老師帶著校醫驅車趕往西營坂救治。

  過兩日,校長放心不下,與老師們帶上油、米前往探望。見燒已退病已初痊略略放心。兩個孩子,哥哥十二,妹妹十歲。臉洗幹淨都顯得聰明漂亮。鍋裏煮著稀飯,柴火燒得旺旺的,映紅了大家的臉龐,草寮裏傳出陣陣笑聲。

  又兩日,校長帶著學校的會議決定破格收取兩兄妹入校讀書。(康樂新村原則上只收孤兒)兩夫妻又是感激涕零。兄妹倆洗了澡穿上帶來的嶄新的童子軍服、襪子、皮鞋,戴上軍帽活脫脫的一對金童玉女。一家人灑淚相別,遠遠的草寮邊一對破衣爛衫的夫妻還在揮手。

  半年後,校工稱有客來訪,校長出門一看,兩夫妻一人挑一擔地瓜來看校長,校長笑得合不攏嘴。

  兩孩子也出息,解放後哥哥上了軍校,升至海軍高級軍官。妹妹讀師範,是一名人民教師。

  浙江省慶元縣有一部份菇農每年往返福建山區以種植香菇爲業,從古至今世代相承。永安山深林茂,他們結廬其間。專伐高大椎樹橫亘于澗溪之上,下有流水上有陽光,還用鋒利的菇刀將樹皮剁花,用枝葉覆蓋,不施茹菌全靠空氣中天然的孢子傳播。技術含量很高,勞動強度極大,是父子相傳的技藝。香菇客是個神秘的群體,隱沒在崇山峻嶺之間,與本地農民不甚交往,若即若離。村民傳說香菇客個個武功了得,善于點穴之類,對他們心存畏懼。由于曆史上香菇客往往在山中遭遇虎豹狼熊的攻擊,不得己將它們殺死了拽下山來賣。猛獸的慘死狀令人咋舌,足見香菇客的骠悍。

  六九年當知青時到山上筍廠幹活,農民慫恿我們去偷采些香菇來作菜。我與兩位同學去到山澗,只見幾株巨大的樹木懸空架在岩層之上,樹幹從頭到尾長滿咖啡色的層層疊疊的香菇,漂亮極了。

  我們每人捧著滿滿一鬥笠香菇返回至半道時,忽然聽見密林中一陣悉索作響,一個身影轉瞬立在面前攔住去路。"不好!"一個同學一慌神鬥笠脫手香菇灑了一地。定睛一看果然是香菇客。一個胡子拉渣精瘦的中年漢子,戴著鬥笠布扣衣衫穿草鞋打著綁腿。手中橫握一把铮亮的平板刀,眼中泛著陰冷的寒氣。我本能下意識地抽出柴刀,擺開架式,三人呈三角形與其對峙。突然對方收起刀說道:"你們是知識青年吧!"緩和之後他又說:"采些香菇吃不要緊,要采大朵的,小小的不要去采它。"一口濃重的浙江口音。說罷一閃身不見人影。回到筍廠,農民聽說驚出一身冷汗。雪白的春筍切成薄片和香菇煮了一大鍋,味道鮮美只是沒有油腥,慚愧的是香菇裏有許多小小的菇丁。

  菇客們在山上用炭火篾簍將香菇精心烘焙後,一挑挑送往供銷社收購。頂級的花菇每斤肆元,真是好價格。當時上好的正牌閩筍收購價才肆角伍分。只要一挑香菇經過,全村都聞得到香味。現在站在巴溪市場連排的菇品店口,也聞不到當年的濃香。

  那位菇客跟我們知青倒是很投緣,成了好朋友,下山也常來坐坐。他說他們清明前離開家鄉,賣完菇品冬至後才能返鄉。所以每年清明、冬至兩節都不能在家過。幾杯酒下肚他說了些趣事。說茹農都養狗,民國時他爺爺一家從洪田湍石到慶元來回都是步行,有一年帶了一只狗回去,來時把狗留在家鄉交給姑奶奶養著。沒想到來到湍石一個多月後還換了一座山頭,那只狗竟然出現在面前擺尾撲懷親熱萬狀。慶元永安之間萬水千山,這只狗如何能穿城過市,走村竄鄉回到這裏,真是匪夷所思。想必是晝伏夜行,還得做些偷雞捕鼠充饑果腹的勾當。

  他還說閩浙一帶土匪從不劫掠香菇客,這是規矩。同是密林中人,知其辛苦往往相逢一笑。

  過北大橋便是尼葛村。古時這一帶林木茂盛靜僻荒蕪。一位年輕的梅姓男子離開江西老家,一路幫工作傭輾轉來到尼葛。見此地溪山秀美氣候宜人荒野連坂,便決定在此開墾荒田安身立命。年輕人精壯勤勞,取土和泥制曬土坯,就地伐木架設樑檩都是熟活。一雙巧手建成一廳兩房,竈間、廁所柴門小院格外溫馨。

  天緣巧合,適逢當年九天玄女在對面蓮花山舉行仙班大會,宇宙禳祈道場。那幾日衆仙雲集,蓮花諸峰霞光萬丈,彩雲漫天。天空中清音渺渺仙樂飄飄,引得丹崖之下幽潭魚龍龜鼈畢現,靜靜聽經,曠野森林蛇蟲鳥獸隱蔽默默聆禅。

  真個是:

  一朵青蓮化美景,月地雲天聚衆仙。精靈只合天地老,不知今夕是何年。

  仙班散會各回洞府,唯有一位白狐仙子留連此地。她貝梅姓郎君英俊樸實,孤苦一人。菩薩心腸頓生憐憫,由憐生愛真是多情多義。

  一日傍晚梅郎種地返家,聽見河邊有女子啼哭之聲,近前一看,一女子花容月貌布衣素服發髻淩亂,坐在河邊抽泣。梅郎心善近身相問。女子答道:"小女子撫州人氏名叫雪兒,隨父兄赴閩投親不遇,躊躇之間不料山前遇虎,父兄逃散小女子被虎叨銜至此棄下,好不驚惶。"又道:"如今骨肉分離,在此荒郊野外決無生計,不如投河罷了。"直哭得梨花帶雨悲悲慽慽。同是天涯淪落又是江西老鄉,豈能不幫。眼見天色不早,梅郎勸道:"小人家在附近,小娘子不仿暫時住下,待明日我爲你尋找父兄便是,萬萬不可尋此短見。"女子應允起身道謝,羞人答答地跟隨梅郎回家。梅郎打掃一居室安排雪兒住下,隨即料理茶飯。燈下雪兒妩媚萬端,念起父兄不免嬌啼,梅郎百般寬慰,未了各居一室,一夜無話。

  次日早起,梅郎翻山越嶺穿村過鎮打聽不到消息。連接幾日亦是無果,不免灰心喪氣唉歎連連。倒是雪兒于心不忍反過來安慰梅郎:"大哥不必煩惱,此乃天命,日後或可相逢。"見梅郎純樸實誠,心中愈加愛慕。

  至此,雪兒在家操持家務,拾掇得窗清幾淨庭院整潔。梅郎回家熱飯熱菜茶湯現成。

  一日雪兒謂梅郎曰:"承蒙大哥收留,奴家感激不盡,只是孤男寡女多有不便,常言道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君若不棄,奴家願奉箕帚共結連理如何?"郎梅大喜過望,當即燃燭置酒雙雙對拜成婚。

  婚後郎情妾意如膠似漆,男耕女織雖苦亦甜。門前插柳屋後植槐,柴門葫蘆挂,竹籬牽牛花。瓜棚豆架藤蔓遊攀,打理得一庭青翠,滿院芬芳。三年之內雪兒生下一兒一女,兄妹二人長得明眸皓齒冰雪聰明。

  尼葛雖僻,雪兒貌美早已傳遍城鄉。夫妻雙雙赴墟趕集,雪兒身材娉婷,舉止枭娜,所售織物一搶而空。衆人紛紛爭睹芳容驚爲天人,無不議論紛紛。從此流言蜚語沸沸揚揚。有長舌婦傳說雪兒不是人類是狐狸精,生了孩子不見老成,依舊二八容顔。說有人看見雪兒化作白狐在田裏生食泥鳅。更有浪蕩子弟、輕薄公子乘梅郎不在,上門糾纏調戲,繞屋偷窺。

  又三年,梅郎不堪其煩,娘子是狐狸精的名聲處處被人取笑,簡直擡不起頭來。漸漸對雪兒亦有嫌棄之意,以致夫妻口語間也有微詞。雪兒掐指一算,她與梅郎緣份已盡。不禁歎道:"願與郎君共白首,怎奈人間是非多。"一夜,雪兒吻別熟睡中的兒女,與梅郎置酒訣別。畢竟夫妻一場淚目相視心如刀割,梅郎不舍,雪兒道:"你我緣份天定,不可忤也。"臨別贈梅郎一句話:"梅郎待我無全心,子嗣不上一百丁。"說罷一聲"梅郎保重!"一晃身蹤影全無。

  可憐雪兒思凡,來時雙垂淚,去時淚雙流,美麗淒惋的傳說讓人心酸。

  梅家傳衍至今家道安康。俊男靓女人才輩出。只是世代男丁不上百人,奇耶,怪耶。

  北大橋巨栱如虹與雲岩寺宮殿群,塔山清溪相映生輝。極大方便了交通又爲永安增添了壯美的景觀。與北塔一起關兩溪水口利于風水,妥當、穩固之極。

  東面橋頭兩車道相彙,中間三角區十年前聳立著一座"馬踏飛燕"的旅遊城市標志。那是甘肅武威漢墓出土的青銅器,俊逸的天馬蹄下踏著一只展翹飛翔的燕子。器物的精美被國家指定爲旅遊標志。永安因兩溪雙流如燕尾簡稱"燕城",擁有諸多名勝景區,是四A級的旅遊城市。市標是"群燕騰飛"。馬踏飛燕雖好但與永安相悖,人人都覺得堵心礙眼。沒多久拆除了該標志,青青草坪立石镌"永安"二字,親切多了。

  永安城北桃源洞丹霞余脈,山光水色如詩如畫,五七年鷹廈線的鐵路大橋默默橫臥承載了六十一年的風雨歲月,過幾日永安南站動車開始營運是一件大喜事,有機會一定去領略它的安全舒適與風馳電掣。

附件下載

相關文件鏈接

收藏 收藏 打印 關閉